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冬,我与你的距离是如此遥远
作者:(夏津
  ■(夏津)左嘉
  冬,你我的距离如此遥远。像一段遥远的干巴巴的日子里,我的思想中柳絮代替了鹅毛雪飘飞,嘴里重复念着冬季风发源地西伯利亚蒙古一带,念着念着,冬日与我也就真的隔了无数重山,于是,这柳絮也飞不起来了。
  冬,若说我与你最亲昵的日子,应是童年吧。那时的冬日是朴实的,它是玻璃上有指甲划痕的冰花,是我只开一扇门就扑面而来的冷空气,是雪也可以变作雪糕的日子。
  冬,我把你推远了啊。我贪恋着人造的暖,没有寒风,但我的脚至四肢都僵住了,它们不能挪动几步走出楼道去 “欣赏”冬景。可走出去又怎么样呢,我化茧般把自己缠得越来越厚,甚至我都看不清你,只是呼吸我的眼镜便模糊了。仔细想想,我好像也不必苛责自己,城市的冬是所有冬日中最劣质的,我所能称之为欣赏的只是冬的赝品,又哪来只知逐胜忽忘寒。
  冬,我疯子似的喜欢着你。若前世的我被雪吞噬,那就当作今世我对你的死亡情书。也是很遥远的,在我残存的梦的记忆里,有雪中白衣翩翩少年和盯得我背脊发凉的红色眼瞳的雪怪,令我神往得不可遇。我把“雪崩”看作最圣洁的灾难!而且多么有幸,我也见过一场 “雪崩”!那时铺天盖地的雪如沼泽湮没了整个梦。
  冬,我为你深感不平。你如琉璃般剔透光洁,可他们非要将“春”与你并论,我不解,他们惯会伤春,而雪融湖冰破,冬自己低吟着碎裂的悼词,谁去在乎呢?我偏要说“如果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这脱口而出的我,留给自己的只弦断无人听的孤独,如亘古踽踽独行的冬。
  冬,你自己也不在乎,你什么都不在乎。人间恶路,你的眼前却白茫茫一片,哭声鼓声马鸣声,你只听到北风声。
  冬,你衰老了,青山为雪白头,你却在自己的风雪中颓然,鬓发斑驳如霜。何时你来到我这儿已气喘吁吁?以致我的愿望从“生日那天会有大雪”变成了“今年冬天的雪,可不可以多留一会儿”。冬,你渐渐消匿,我只能在书中寻觅你的影子,读着“月照花林皆似霰”由“霰”去牵扯一场“雪与人膝齐”。
  冬,事情已经坏到了变好的地步呢。无人赏识,自在随心。我也自私地愿大雪封山般的把你也冰封在险远天边,使你的奇伟瑰怪一尘不染。
  冬,我看不透你了。所有的一切都在为你我之间平添拨不开迷雾般的距离。我不愿去思去想气候变暖,也不愿管什么厄尔尼诺、拉尼娜的恶作剧谁更胜一筹。偶尔我皱着眉看新闻上的你:加拿大暴雪封城。你在执行大自然的命令,和飓风、海啸等等各司其职?但你真的是所有残暴中最温柔最冷漠的一个:用雪掩饰罪罚。
  冬,你我的距离是如此之近。此刻,你就在我眼前,我吸入的空气便是你的气息,手稍动便触及了你的温度。我还一直在心里刮起雪,降幻世,起茅屋,隔牖听风竹,推门银山涌,只等来世归去。冬,这来世的距离也够长呢。
更多>>  夏津大众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冬,我与你的距离是如此遥远
  本文所在版面
【第 04 版:夏津副刊】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