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戒 堂
作者:郭亚娴
  ■郭亚娴
  初冬才刚至,这寒风便吹着雪花在天空中乱舞,那寒风顺着人们的鼻孔钻到心里去。第二天一大早,整个小镇都被雪给盖住了,白茫茫一片,只留下戒家大门上的“戒府”二字在太阳底下闪着金光。
  戒家世代为官,曾出过两任宰相,老祖宗曾因护主有功而被皇帝赐了封邑,但后世朝代更迭,这封地也被收了回去。但这戒家清廉正直,乐善好施,常常放粮救济百姓,戒家老爷子更是恪守祖训,把祖先的清廉节俭奉为家规,放在戒堂里,警示子孙。
  兰家与戒家不同,戒家世代为官,而兰家却是商户出身买了个官。戒家一向瞧不上兰家的铜臭味,兰家也看不上戒家的清高劲儿。两家虽住一个小镇却谁也不理谁。到了戒德茂这一代,民国初建,各方势力纷争不断,戒老爷子更是守着祖训不断叮咛子孙:勤俭节约,莫要崇洋媚外,沉迷享乐!而兰家则凭着买卖军火的背地勾当发了家。
  这一天,兰豪在府中盘算帐务,却被管家告知来了一批货物要运往北方,可兰豪的儿子前天才刚带着货出了门,他出了门又没人掌管生意,兰豪思来想去决定去一趟戒家。天刚下了大雪,路上湿滑,戒家老爷子在自家门口摔了一跤,这可给戒德茂吓坏了,生怕给老爷子摔出个好歹来,戒德茂夜里刚给老爷守完夜,就有人来报兰家主兰豪来了,他内心十分不解“两家人不怎么往来,兰豪怎么上门来了? ”
  等到戒德茂出来了,兰豪先是问了老爷子情况,一番问候又献上了一根百年老参给老爷子养身体。本家家规强调戒奢以俭,戒德茂就婉言拒绝了兰豪的好意。见戒德茂执意不收,兰豪便直言到:“戒大哥,实不相瞒,我手里有批货要运往北方,可我眼下确实走不开,望你代小弟我走一趟。你放心,这极酬一定少不了! ”这话可说得戒德茂心中大动,近年生意不好做,府中收成少可花销又大,老爷子刚摔着了,看病买药又是一笔花销,替他走这一趟不正好解决燃眉之急吗!见戒德茂有所动容,兰豪便起身告辞,两人约好明天再做答复。
  当天晚上,戒德茂就把这事给老爷子一提,谁知这可使老爷子大动肝火:“咱戒家一向清廉,从未做过违背祖训的事,你这是要将老祖宗的规矩给忘了个干干净净。你......你去戒堂中跪着,去给祖宗忏悔! ”戒德茂虽为一家之主,可这老爷子的话却不得不听。到了戒堂,里面摆放着诸位祖辈的牌位,戒堂里的白蜡烛闪着火光,一阵风吹来,那火光将灭不灭让戒德茂更是觉得戒堂里阴森的不得了,他老实地跪在老祖宗画像前的蒲团上,心中却十分不甘“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戒家,成家几百年来只守着这破训,除了有个好名声什么也没得到。这清贫的日子早就过腻了,再看看兰家,早早地发了家,那吃养用度哪样不比咱家好!明天我就把活接过来,先赚了再说!--- "这样想着想着戒德茂竟伏在桌案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戒德茂便急匆匆的登上了兰家的大门,待他进了兰府的大门,看着兰家富丽华贵的装饰,再想想自家连漆都掉了的门柱,这赚钱的心更坚定了。兰家的小童把他引到外屋室等候,给他上了茶便退了下去。戒德茂四处一打量。呦!这不是书圣王曦之的字画吗!这字画可是千金难求,纵使他十分喜爱但戒家的财产可许不得他买这样一幅字画。看这一幅字画,写得真好,待赚了钱定要买上几幅!看到这幅字画之后,戒德茂这打定的主意就又坚实了几分。
  待兰豪一出来,便看见戒德茂站在字画前赞叹不已。便说到”戒大哥,看这幅字画怎样?要是觉得好,就差人取下来带回去,也正好表明我对戒大哥的诚心!"戒德茂一回头便看到了兰豪,听了他的话连忙说:“使不得,使不得。这书圣的真迹千金难求,我哪能夺人之爱? ""不过是一幅字画,谈不上爱不爱。若老大哥帮了小弟我的忙,赚了大钱什么东西买不回来?”
  兰豪边说边引着戒德茂坐下,“就是不知戒大哥考虑的怎样了? ”一听这,戒德茂赶紧说:“实不相瞒,我想了一晚上,虽说戒家过去不曾做过这门生意,但你我两家本是邻里,你有忙,我定要帮你。 ”见戒德茂答应的痛快,兰豪心里十分欢喜。连忙差人安排货物,让戒德茂第二天带着走。
  经过一番准备,次日晌午,戒德茂便瞒着老爷子带着货物北上了。不过三四天的时间,戒德茂便做完生意回来了。这一趟可让戒德茂大尝了甜头。回到了家,先差人买了上好的布匹,把身上的旧衣服全都扔了换新。找人来把府中大大小小的东西扔的扔,换的换。而在屋中养身子的老爷子却丝旁不知。过了一阵奢侈有钱的生活,戒德茂可把祖训忘点了个一干二净,当兰豪再次请求帮忙,戒德茂便一口应了下来。一来二去,戒德茂便干脆在兰家那里投了钱,一起做起了背地勾当。
  钱越赚越多,这日子也越过越好。戒府的生活早已不似先前那般清贫,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戒德茂的生活越发奢侈,在家里挂了好几副王羲之的字。然天有不测风云,戒德茂的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
  这天,戒德茂正在府中大摆宴席庆祝自己四十岁大寿。突然,闯入了一列官兵要抓人。这把正在享受众人奉承的戒德茂给吓坏了,正想问问官爷发生了什么,却被当头的兵一把扣住了手,押进了车里。到了警察局,他才知道他与兰家合伙的背地勾当被警察知道了,要抓了他们处死。最终,戒德茂被判了死刑。
  戒德茂行刑的那天,天上下着大雪,风也吹的猛烈。底下的百姓叫嚷着杀了这两个罪人。他这才知道,这两年来戒家做了多少缺德事。临近死亡,戒德茂不禁想起了戒堂里那本积灰已久的祖训,老爷子的话还在耳边......
  “哐”的一声,戒德茂醒了。风吹动窗帘带倒了窗边的烛台。蜡烛早已熄灭,戒堂里黑乎乎一片。他抬头一看,老祖宗的画像与那本祖训在月光的照耀下分外清楚。一阵风吹过,祖训里的字露了出来。 “勤俭持家,戒奢以俭”几个大字映入他的眼中。戒德茂明白,这是老祖宗给他的警示。他跪直了身子,向祖宗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便一直跪到天亮。
  第二天戒德茂便差人拒绝了兰豪,守着祖训安稳的过日子,把戒奢以俭的祖训一直发扬了下去,一生勤勤俭俭,被后世所称赞。
更多>>  夏津大众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戒 堂
  本文所在版面
【第 04 版:夏津副刊】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