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浓浓韭花香
作者:刘明礼


  ■刘明礼
  姐姐打来电话,问我周末是否回去,说给我准备了新腌的韭菜花。仲秋时节,正是韭菜花盛开的时候。洁白的韭花,夹带着黑色的籽,做成韭花酱用来佐餐,是绝佳的美味。知道我从小爱吃韭花,所以每到这个季节,姐姐都要从自家地里采些最好的韭菜花,做成韭花酱,专等我回去时带走慢慢享用。
  母亲在世时,我吃的韭花酱都是她老人家亲手腌制。如今,姐姐把这份情
  重如山的母爱接续下来,让我继
  续感受着母爱的温暖。姐姐腌韭
  菜花的手艺是跟母亲学的,味道
  自然如出一辙,不仅鲜香四溢,让
  我品尝到的更满满都是家的味
  道、亲情的滋味。
  汪曾祺有篇名为 《韭菜花》的
  散文,其中写道:“曲靖韭菜花是白
  色的,乃以韭花和切得极细的、风
  干了的苤蓝丝同腌成,很香,味道
  不很咸而有一股说不出来淡淡的
  甜味。曲靖韭菜花装在一个浅白色
  的茶叶筒似的陶罐里。凡到曲靖的,都要带几罐送人。我常以为曲靖韭菜花是中国咸菜里的神品。 ”唐末著名书法家杨凝式更是留有一副千古名帖 《韭花帖》。一日他午睡醒来,恰逢有人馈赠韭花,非常可口,遂执笔以表谢意。该帖高26厘米,宽28厘米,共7行63字,字体介于行、楷之间,布白舒朗,清秀洒脱,被誉为天下第五行书。看来,韭菜花在我国不仅受用的范围极广,而且颇有食用的历史。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老家人做韭花酱的方法与配料,与汪曾祺写的略有不同。记得母亲腌韭菜花,总是要挑那些朵大、既有白花又有黑籽的来做,母亲说这种花腌出来味道才最足。母亲先是把白花边上的干花一点点择掉,然后洗净晾干,通常要晾上一宿。第二天韭菜花上挂着的水分都挥发完了,母亲变魔术般地不知从哪摸出几只雪花梨,洗净去核,和韭花放在一起。一切停当,母亲用竹篮提着韭花和梨,带上我和姐姐去“推碾子”。随着石碾的滚动,韭菜花的香味顿时四散开来,让人垂涎欲滴。只需三两圈,韭菜花就碾好了,连汁直接收到搪瓷盆里。回家后,撒上大把的盐、倒上点白酒,当时就能吃。到后来,村里的碾子没了,母亲专门买了一台手摇式绞肉机,用它来绞韭菜花。
  我曾问过母亲,腌韭菜花为什么要放梨?母亲说,韭花加了梨就不那么辣了。后来我想,这可能只是原因之一。过去人们没有那么多韭菜花,加点梨会更出数。而且梨里的糖份,能为韭花提鲜。这种做法,似乎比汪曾祺所说的“神品”更神!
  韭花酱不仅味道鲜美,而且耐存放,因此我高中住校时,便成了当家的菜肴。一个棒子面饼子,稀稀抹上层腌韭花,吃得蜜甜蜜甜。如果再用麻油调一下,则吃出了神仙般的感觉。我高中毕业后外出做小买卖,干粮换成了白面大饼,就的菜还是这韭花酱。不光清口、开胃,而且给老乡要碗开水,挑一筷子韭花酱放进去,便是一道口味极佳的“汤”。
  而如今,生活条件大大改善,天天鱼呀肉的,更需要偶尔用腌韭花调节一下口腹。再说常人爱吃的涮羊肉,离了韭菜花这道佐料,味道会大打折扣。更何况,韭菜花富含蛋白质、脂肪、糖类、矿物质和多种维生素以及食物纤维等,有助于疏调肝气、增进食欲、增强消化功能,有散瘀活血、行气导滞的作用,实为居家佐餐的神品。
  韭菜花,是秋天送给我们的礼物。浓浓的韭花香,弥漫在金色的季节里,埋藏在时光的记忆里,弥留在美好的生活里。
更多>>  夏津大众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浓浓韭花香
  本文所在版面
【第 04 版:夏津副刊】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