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一架葫芦秋意浓
作者:贾炳梅
  ■贾炳梅
  上班经过的人家门前,一株葫芦的藤蔓缠绕在一棵小皂角树上,将墨绿的枝枝蔓蔓依着皂角树冠的走向密密地葳蕤着,如同给皂荚树戴上了一顶墨绿的遮阳帽,常常吸引着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那一簇绿意里滞留畅游。
  葫芦心形硕大翠绿的叶片,让那棵满是尖刺的皂荚树不再生硬,倒有了几分温婉,越发葱茏清凉起来。皂荚树满枝条蚕豆大小的苍翠的小叶子,亦笔挺硬朗地泛着绿,与葫芦大片的叶子媲美似的,让盛夏的绿意更加浓郁。
  葫芦花一朵朵垂挂起来时,正是一旁爬满围墙的丝瓜大朵黄色喇叭似的花儿开得正艳的时候。有些羞涩娇小粉白色的葫芦花,稀疏,淡雅,几乎让人不易觉察地在绿叶间隙里悄然地摇曳,内敛得如同一位深居简出的大家闺秀。
  终于有一天,在那葱茏绿叶下面,垂挂起几个雀蛋大小的小葫芦。
  一层银白的绒毛让那娇小精致的小葫芦,如同刚出壳的雏鸡,可爱懵懂稚嫩,又如婴孩惺忪睡眼般让人心疼,以至那大片的叶子也忍不住在微风中,柔柔地贴过去,触摸着那些精灵一般的小葫芦,竭力地想要为它遮风挡雨,护它周全。
  秋风乍起时,那棵皂角树上,一个个葫芦都已长大到橄榄球大小,如同一个个垂挂在藤蔓间的别致酒壶。颜色也从最初的墨绿变成了银绿色,甚至比那些大片的叶子更加招摇起来,迎着秋风,喜盈盈地晃动着。
  “你家的"福禄”(葫芦)快熟了!”路过的邻人对着七八个挂在皂角树顶的葫芦,不无羡慕地对院子主人说。
  一句咬字不清的葫芦(“福禄”),瞬间唤起我对奶奶无尽的思念。
  小时候,奶奶在南边院子有限的空闲处种了许多菜。
  菜畦靠墙根处,奶奶种了一颗葫芦种子,种子发芽抽枝后,顺着奶奶支楞起的几根细木棍的指引,将藤茎攀爬缠绕到土院墙上。奶奶给菜畦浇水施肥的时候,也会侍弄半天葫芦苗。
  村子里的人从来不将葫芦当蔬菜,只是当成一般的花草,所以奶奶总是去管护那株葫芦秧苗,让爷爷对奶奶的“不务正业”嗤之以鼻,嗔怪奶奶分散精力来侍弄葫芦是浪费时间。
  奶奶性情温顺,对爷爷的唠叨不恼不怒,依然慢条斯理地在打理菜畦里各种蔬菜后,给葫芦苗浇水捉虫,或是扶正藤蔓绑在木棍上固定,耐心地等待葫芦开花结果。
  秋收时节,菜畦里各种蔬菜早已各尽所能成为我们餐桌上的美味,残留菜畦里稀疏的绿菜或豆角的枝蔓,不再精神抖擞。
  院墙上葫芦那一片绿叶藤蔓也开始在秋风里萧瑟,一个个弥来佛般的银绿泛白的大葫芦,就会在叶子逐渐卷曲的藤蔓枝条间,突兀而醒目地摇曳。
  奶奶踮着她的小脚,笑眯眯地将那些葫芦摘下来,一个一个晾晒在窗台上,或是挂在门框边。奶奶说这葫芦(“福禄”)是福,家里有葫芦(福禄),就会保一家老小平平安安……
  一阵秋风佛过,惊醒我的回忆。
  那些摇曳在皂角树端的葫芦,在秋意渐浓的微风里仿佛频频向我点头微笑。倘若奶奶还在世,一定会颠着小脚,去采摘那些保佑全家安康平安的葫芦(“福禄”),挂满院子吧?
更多>>  夏津大众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一架葫芦秋意浓
  本文所在版面
【第 04 版:夏津副刊】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