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师恩难忘
作者:贾美芳
  ■贾美芳
  我和老公都是王老师的学生。前两天,他回到家告诉我王老师病了,于是我们丢下手头上的事,骑上电动车,赶紧去看望老师。
  刚到拐弯处,远远望见老师一个人坐在家门口的一把椅子上,待我们走到他面前,他好像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 “王老师,王老师!您不认识我们了? ”“认识。 ”“王老师,您能站起来吗? ”“能。 ”“王老师,听说您生病了,怎么回事呀?严重吗? ”“不严重。 ”
  眼前的王老师安安静静的,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对我们的提问,只做简单的回答。他俯下身子,蹲在老师的身边,做自我介绍,然后再给老师介绍我,“知道。 ”王老师还记得我们。
  看着大病初愈的王老师,不得不让人感慨,大病无情,岁月沧桑。以前的王老师,浓浓的眉毛下,一双大眼炯炯有神,他的眼睛要是瞪着做了错事的学生,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会让你心惊胆战,不用问话,学生就会主动承认错误,表决心以后绝不再犯。不管做什么事情,他总是说干就干,雷厉风行,好像永远都有用不完的力气,永远都是自信满满。他给我们上课,声音洪亮,动作夸张,声情并茂,板书规范有力。上王老师的课,即使三天不睡觉,瞌睡虫也不敢来找你。
  我大半生喜文弄字,主要得益于王老师的语文课。
  记得读高中一年级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好长时间都没有语文老师,语文课总是变成自习课。我们总是自学课文,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搬出新华字典。课堂上不乏窃窃私语、打打闹闹,还有的直接去约会周公。我们多么渴望有个老师来教我们学习语文啊!
  这一天终于来了。王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节课,就是让我们写作文,题目是《给老师说说心里话》。本来就害怕上作文课的我,好容易盼来的老师第一节课就让我们写作文!我把近两个月的语文课堂上,同学们的表现、议论以及自己的所思所想,一股脑地写了出来。作文本交给老师后,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因为我的作文里,有很多抱怨,甚至斥责的情绪化。
  出乎我的意料,作文课上,王老师竟然把我的作文当成范文来读,说我的作文中心突出,内容丰富,整篇文章就是蘸着感情来写的。看着作文本上刚进有力的红色批语,字字都给了我无穷的力量。以后的每节课,我听的都认认真真,生怕落下老师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天天盼着、等着语文课。
  成年后,王老师是我们母校——成安县第四中学的校长。我在我们村小学代课,以校为家。老公被调到母校任初中三年级班主任,每天往返于相距十多里的两所学校之间。几经周折,是王老师把我调到镇中心小学,两所学校相邻,不但让我们安心生活,更让我们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当中去。
  当时,中学门前的那条路是一条土路,晴天,坎坷难行,雨天泥泞不堪。不知道王老师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终于在他退位的前几天,一条柏油路通到了第四中学。
  每次走在平坦的道路上,总是感慨颇多。哪怕在职一天,也要尽心尽责,站好最后一班岗。路修好了,王老师也离职了,他再也不用每天骑摩托车在那天路上颠簸了,也很少享受那条平坦的新路带来的喜悦和享受了。我常常想,不知道走在平坦宽阔的柏油路上,有没有人记得,是谁做了那条路的奠基石。可我记得,永远都记得,是王老师,是王少甫老师让后来的师生们,走进走出学校,都平坦无阻。
  这时候,师母从外面回来了,要留我们进屋吃饭。我们谢绝后告辞。要回来了,王老师站起来,一把抓住电动车的后背,跟着我们走出很远。王老师的话语不多,主要是嘱咐我们,一定要注意身体,要劳逸结合。那么长的一条胡同走到头,老师还不放手,我们表示一定会再来看他的。
  我们走远了,在拐弯的时候,我不经意地回头一看,老师和师母仍然站在原地目送着我们。
更多>>  夏津大众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师恩难忘
  本文所在版面
【第 04 版:夏津副刊】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