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当前位置:庆云报20200302期 >> 第04版:文学
奶奶,我想你了
  □金陵季风
  26年前,父母为了生二胎,把刚满三岁的我扔给奶奶之后,远走云南。于是,只剩下我和奶奶相依为命了。
  奶奶每天下地干活时,除了带着农具,还会多带一根竹竿,竹竿的一头被削尖,轻轻一背篓,里面装着一把伞,一张小板凳,一点自己炒的花生、蚕豆,一个水壶。到了地头,找一个平坦的地方,雨伞捆在竹竿上,把竹竿插进地里,以竹竿为原点,画一个圆,我在圆圈里活动、吃小零食。她便开始给花生地除草,给白薯打尖,给玉米松土。“她可乖了,从来不会走出圈圈乱跑。 ”每次我跟老公回家时,奶奶都会拉着他的手,说我那段“画地为牢”的岁月。
  有一年冬天,我感冒了,咳嗽得厉害。奶奶带着我去看赤脚医生,开了一些药丸回家。药丸很大,我吞不下去。奶奶就把药丸碾成粉末,没有糖衣的粉末,实在太苦了,我喝不下去,一边喝一边吐,最后把晚上的饭菜都吐出去了。
  奶奶打来水,给我洗干净,然后坐在油灯前,想了好一会儿。奶奶突然站起来,给我穿上棉衣,点上马灯,拿上镰刀,牵着我出门了。
  我们一起穿过呜咽作响的竹林,经过乱坟堆时,恰好有一只小鸟扑哧着翅膀经过,我吓哭了。奶奶紧紧握着我的手,但还是低声告诉我:那只是一只麻雀飞过去了。
  我们到了水稻田,奶奶让我扶着马灯,自己趴在地上,用镰刀割地上的金钱草。割了一大把,把它们塞进大围裙口袋,然后再次牵着我回家。
  奶奶洗干净金钱草,切得很碎,和着鸡蛋摊了饼喂我。金钱草的清香中混合着鸡蛋的香,非常好吃。那一夜,我的咳嗽声明显轻了很多。第二天,奶奶又带我挖了两次金钱草,给我摊蛋饼,就这样我的咳嗽止住了。
  6岁的时候,父母终于从云南回来了,带着弟弟。我站在门口怯生生的看着这三个“陌生人”。奶奶拉着我的手,让我喊爸爸妈妈,但年幼的我只能躲在奶奶的身后偷偷打量他们。
  叔叔搬到城里住了,奶奶搬到了叔叔的二层小洋楼里。我和父母、弟弟还是住在原来的土屋子里。
  春节后的那个早晨,正在赖床的我,听见奶奶来了,立刻就从床上钻出来。刚想出卧室门,听见奶奶和爸爸妈妈在激烈的争吵着什么。“女孩子,读什么书?长大了都是别人家的。 ”那是妈妈的声音。“女孩子为什么不能读书?像你一样,一辈子干劳力活? ”奶奶的声音。“养个赔钱货,我还要赔她读书,我又不傻。 ”妈妈说。“亏你还是个女人,居然说女儿是赔钱货。 ”奶奶声音不大,但是很严肃。
  然后我听见奶奶叫了一下爸爸的小名,说如果不把我送进学校,就断绝母子关系。说完,就走了。
  正月十七早上,爸爸把我送进了村里的学前班。我才知道:原来,那些曾经和我一起躲猫猫的小朋友早就来了。
  第一学期,我考了两个鸭蛋回家。妈妈很得意地和奶奶说:“她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回家干活吧。 ”
  奶奶很生气的指着卷子说:“你认识这上面写的什么吗?这上面哪里是0分?明明是110分,我孙女都写对了,老师还奖励了她10分。 ”
  那个暑假,奶奶带着我学数数,用竹棍在泥地教我识字,用糖果教我做20以内加减法。奶奶说,她小时候上过洋学堂,成绩一直很好,只不过13岁的时候,按照婚约,一台轿子,让她不上学了。但是她的表妹,一直读书,后来到了北京当大教授,坐飞机坐火车呢。
  秋季开学时,一起上学的小伙伴都上一年级了,因为我创造了考试成绩的“新记录”,老师表示我智商有问题,不愿意接收我了。那天,奶奶带着我,满脸陪着笑的央求校长再给我一次机会,并保证,我肯定可以考第一。校长随口考了我几个问题,因为奶奶教过,我都回答对了。我再次回到了学校。
  那一学期,奶奶每天都会来接我放学。那个时候的农村,家长接送是非常罕见的。每次奶奶来接我,都会问问老师今天学了什么,并在路上反复教我。后来,奶奶借了一年级的课本,放学以后教我。
  因为奶奶的“私教”,那一学期,我考了双百分。第二学期开始做班长,这种鼓励大大的增加了学习的热情。从那天开始,我一直成绩都在班级名列前茅,中考的时候,考上了重点中学。高考时,很少进城的奶奶特意到了叔叔家。陪着我上考场,给我做喜欢吃的饭菜,安抚我的紧张情绪。
  考试结束第二天,我买了一份报纸,答案对完下来,分数比我平时高了将近一百分。我以为自己估分过高,然而成绩发下来的时候,比我预判还高一点。
  那个夏天,我坐在奶奶家里,翻看《高考志愿填报指南》。奶奶正在一边接麻线,一边听邻居奶奶说自己的孙女生了个大胖小子。末了,邻居奶奶说:还是你福气好,孙女是咱们村里的第一个女大学生。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想留在离家近的地方,但奶奶更希望我留在大城市里。这些年,随着国家的发展,父母也通过劳动盖上了新房,买上了小汽车,用上了自来水,装上了天然气。奶奶,再也不用去摇着轱辘取水,去稻田里收秸秆生火做饭。想到这,我就放心跟着男朋友去了南京。
  每年,我都会回家看望奶奶。这些年奶奶越来越矮,原本在膝盖上的连衣裙,已经长至脚踝。每当我看她的满头白发发呆的时候,她就说:我还能活几十年,还可以给你带孩子呢。
  我有了女儿的时候,奶奶学会了玩微信。每次聊视频的时候,她都会看着我的女儿,说和你真像,但是比你还调皮,你要多多休息,不能有了孩子就把自己身体拖垮了。
  五月份的时候,奶奶说前夜咳嗽一整夜,早上连气都喘不过来。我让爸爸带她去医院看看。晚上和她聊视频,她说没什么,医生给我挂水,明天就能出院了。我说,等忙完单位的演讲比赛,就回去看她。她说,没事,你好好比赛,回来给你做你爱吃的苦瓜炒肉。
  那一夜,无法入睡。在上班的路上,父亲打电话来,说奶奶不行了,你赶紧回家。那一瞬间,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坐在路边嚎啕大哭。哭完以后,打电话给单位请假。然后打车赶往机场,刚过安检,父亲再次打来电话,说奶奶已经走了。
  回到家以后,奶奶已经穿好了寿衣,躺在冰冷的棺木里。家里的亲戚聚了一堂,附近的村民聚了一圈。父亲到院子外放了一挂鞭炮,告诉她:你最爱的孙女回来了!
  我跪在她面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会流眼泪。
  如果奶奶还在,看见我回家,一定会在村口等着我,然后和我一起拎着行李回家,边走边问我是不是旅途还顺利。可是,现在,她静静地躺在里面,态度安详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当我死了以后,你要戴着我的银手镯,这样我就能随时能陪伴你。 ”奶奶生前这么说。
  我戴着奶奶的银手镯,回到南京,总是做梦,梦见她说家里的水稻丰收了,街上有了适合她吃的软糖,去北京看到做了教授的姐姐,做了一件花衣服……
更多>>  庆云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奶奶,我想你了
  本文所在版面
【第 04 版:文学】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