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当前位置:庆云报20180625期 >> 第04版:新闻
蒲扇摇过的童年
  □李振彬
  入夏以后,天气越来越热。集市上,不经意瞥见小摊上摆着一个熟悉的物件——蒲扇,顿时感觉如同多年的老友再次见面一般,亲切感油然而生。
  蒲扇,童年时代夏天必不可少的老物件。它泛着微黄的颜色,四周锁着布边,一根握在手中正合适的叶柄,轻轻一摇,带来习习凉风。它是那么普通,没有团扇“轻罗小扇扑流萤”的娇小可人,也没有折扇“手中蒲扇等闲摇”的文人气息,但正是这普普通通的蒲扇,却成为我童年不可多得的一份回忆。
  当我还上初中时,印象中的一个夏天,天气热得家里的大黄狗都躲在树荫下,伸着舌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正值放假,当我来到奶奶家,叔叔家的弟弟正躺在凉席上,肉嘟嘟的小脸趴在枕头上,睡的正香,而奶奶正坐在凉席边,手里拿着一把锁着金黄色布边的蒲扇,一边给弟弟扇着蒲扇,一边仔细的注意有没有苍蝇或者蚊子想近身,还没等它们飞过来,就早早地把它们赶走了。奶奶给弟弟扇的那么认真,都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都说“隔辈亲”,曾经多少个夏天,奶奶也是这样在我熟睡时,轻轻地摇着一把蒲扇,为我营造一个又一个凉爽而又没有打扰的夏天,摇着蒲扇看着我长大。
  小时候的集市上,蒲扇可是夏天的畅销品,虽然风扇早就有了,但那时候动辄就停电,如果没有了蒲扇,那夏天是没法过的。蒲扇还有一个大用处,那就是聊天的必备神器。奶奶家的巷口种了一棵形似香椿的树,我也叫不上名字,是专门让爷爷到河堰上移栽来的,这树不开花、不结果,最神奇的是有驱蚊的功效,每天傍晚晚饭过后,这里就成了街坊四邻、婶子大娘们聚集的地方,奶奶也会拿着家里那把锁着金黄色布边的蒲扇,摇着蒲扇聊着天,东家长、西家短,时不时地笑作一团。而孩子们就趁着夜色玩起了捉迷藏,小时候经常因为捉迷藏把衣服弄脏被大人数落,但是依旧阻挡不了我们疯玩的脚步。当大人们聊天聊倦了,便叫上孩子回家了。难得的一阵凉凉的夜风吹过,掠过奶奶那把锁着金黄色布边的蒲扇,吹得树叶沙沙响。
  物必有其源,看到蒲扇,总想着它是怎么做出来的,喜欢追着大人问蒲扇是怎么做的。奶奶说:“这和粽子叶一样,都是南方产的,咱们这里可没有这么大的树叶。”当时的我将信将疑的嗯了一声。学校上课的时候,同学们都会拿上一张硬纸叠蒲扇玩,一张普通的纸,经过十余次的对折,变化成一把小巧的折扇,虽然扇出的风远不及蒲扇的风大,但却为单调的课堂生活平添了几分乐趣。后来有一次,路过村北的工厂时,忽然看见一排“陌生而又熟悉”的树,两层楼的身高,身上顶着一把把的“蒲扇”,“这不就是做蒲扇的树吗?”我心里想道,当时还不知道这种树的学名,一直称呼它“蒲扇树”,后来才知道叫“蒲葵”。每次路过看到它身上那一片片“蒲扇”,心里总想着摘下一个该多好。有这个想法的可不止我一个,好几个小伙伴都有此意,恰好其中一个小伙伴的爷爷在这家工厂当门卫,给我们搞来了几片“蒲扇”叶,我有幸分到了一片。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做一把蒲扇的愿望终于能付诸实践了,拿着剪刀小心翼翼地裁剪掉周围分叉的叶条,印象中足足剪了三圈才完成,但拿起它和自家的蒲扇比起来,还是足足小了一圈,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袖珍蒲扇”,大功告成之后,还特地拿着它向奶奶炫耀了一番。
  如今,又是酷暑难耐的夏天,但童年时代的蒲扇却在渐渐地退出历史舞台,但那份蒲扇所带来的童年回忆却深深地烙印在脑海中,时间愈久,愈显得更加难忘。
作者单位:严务乡政府
更多>>  庆云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蒲扇摇过的童年
  本文所在版面
【第 04 版:新闻】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