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冬日感怀

  高书峰
  冬,随着一阵清寒而来。在清风来时的地方,我窥见这一年的轨迹。一花,于春发,至夏盛,秋转凉,而冬落。一个春秋,在一场猝然的寒濑之后,随着秋叶日复一日的凋零而落幕。冬,是响晴的。逃离了连绵的秋雨,蓝到透底的天,透露着清爽和适意。
  沉静的,也是它。冬意从空气中流过,淹没这长长的街道。人们匆匆地走过,忙碌得无瑕去顾及近在咫尺的温暖,沾了这肃杀的意境,一个个都沉默不语。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越来越疏离,仿佛隔了万水千山。在冬,人惯是会忧悒的,正如杜甫在《阁夜》中所写的:“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天地浩荡,一人独坐,晚景凄凉,萧瑟之感油然而生。总是不晓,冬何以能触及一个个生灵灵魂最深处的寂寥?山也不言,水也不语,万物都归于沉静中。或许,这便是最好的答案。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情,本就不知所起,干脆便随着年岁之末,缄默地匆匆过去吧。这是冬的权力,它昭告着结束,传承着开始,孕育着希望。希望才是最有力的,也因此,一个冬天才会带着人们无数的遐想走向终结。
  希望是什么?所谓希望,便是寂寞到极深处那最后一抹亮色,恰如柳暗花明处又见村,走投无路而又豁然开朗。当风卷残叶,寂寞栏杆,一棵苦苦支撑的梧桐树又凭什么再撑到来年?当千川冰封,前源断竭,一条辛苦恣睢的鱼又凭什么再游往汪洋?答案,是他们始终不灭的生的倔强。那是在尽处方能被点燃、被激发、被炸裂的一种力量。人也是样,唯其绝处,方能逢生;唯其大雪封路,方能另辟蹊径;唯其寂寞到尽头,才能瞥见生命的热情和希望。
  我总觉得,夜晚与冬更为适宜。月夜的寒霜,夹着寥落的星宿,那是一种朦朦胧胧的神秘,一个春秋的喜怒哀惧如年轮般在星空中驰过,而又不留痕迹。张若虚写过: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这何尝不是对冬的一种参透?每一次结束,都是另一次开始,无穷和轮回在笼罩着我们身处的这一片大地,若问有何亘古不变,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能共眠尔。于人,更要如苏子一般坦然笑对,豁然世间。若还想着要留下永恒不变的印记,你听,那是冬在反驳你了。它让风悄悄地把你的那一页轻轻揭过。
  冬,告诉我们应该放弃那无关的一切;冬,带给我们的是那困囿于桎梏,却又不肯放弃的倔强和希望;冬,在无穷和轮回中悄无声息地传承。

更多>>  德州晚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冬日感怀
  本文所在版面
【第 14 版:副刊原创】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