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父爱如斯
  刘维娇
  月亮伤心了,星星燃起红蜡烛;邮票伤心了,读信的人在恸哭;母亲伤心了,天堂里的琴声在祝福。
  父亲,今夜你又弹琴了吗?
  父亲,你是一只古铜色的船。你遗下的那弯镰,是你曾摇出许多丰硕日子的橹。
  那蓄满清洌泉水的黑陶罐,是母亲等待你拥抱的真情之怀。那是一杯你曾用汗水酿造出的甜美之酒,那是一场忠贞不渝的旷世情缘。
  喝了吧,父亲,你会感到异常舒坦。母亲正在地头幸福地凝望,为你守候。
  生活,是一杯容易变味的酒,不论是内容还是本质。
  而你,父亲,却是一只永远保持古铜色的生命之舟,不管怎样历经风雨、岁月斑驳,依然艰难负荷却初心不改。
  你就这样沉默着,盛满很多饱满的颗粒和愿望,送给长白山、鸭绿江,送给理解你的黑土地和挚爱的妻儿。
  这一切,教我如何不想起美好的往昔,那些并不富足却充满温情的日子,那平淡却纯粹的童年。
  父亲,我多想再听听你纵情歌唱,我多想再看看你温厚的笑脸,我多想拔下你鬓间的白发,我多想查查你额上的皱纹……
  然而,你在尚未长出白发和皱纹时就匆匆离去,你的青春和爱情一同不朽。
  健康地衰老,自然地终了,可谓是人生大幸。而我,终日受“风树”之情煎熬。
  年龄愈大,阅历愈增,思念愈切。此情此痛渗入骨髓,缠绕一生。
  正直善良、童心不泯的父亲,学识渊博、敦厚儒雅的父亲,你承负沉甸甸的责任,给母亲许下幸福的诺言,那是我们赖以延续的麦穗和支撑岁月的稻谷。
  父亲,四岁时你让我自理,六岁时你送我去学堂,难道你已料到我八岁时你将远走?
  父爱是条河,流淌着殷殷关切;父爱是座山,在平凡中屹立庄严。
  父亲,每次去看你,我都会用你的那弯镰割掉墓冢周遭的荒草。但我知道,永远割不掉的是我对你一茬又一茬的思念,更割不掉你对我一茬又一茬的牵挂。
  父亲,在这个世界上,生命的给予和获得都是因为爱。我会好好活着,让你放心,延续你的生命,传承你的爱。
  有一种定格的亲情,不是消逝,而是永恒。
更多>>  德州晚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父爱如斯
  本文所在版面
【第 15 版:怀念】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