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当前位置:庆云报20200203期 >> 第04版:专版
“野味”之祸
  □陈亦权
  从现有的线索来看,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始发于武汉一个“贩卖野生小动物”的市场。这个市场里长期集散着各种野生小动物,鼠类,蛇类,兔类,鸟类……只有你想不到的和你不认识的,没有这个市场里找不到的。
  毫无疑问,这些野生小动物是被人们买去吃的,购买者有当地和邻近省市的酒店,也有喜欢吃野味的普通市民。 “新型冠状病毒”让“武汉”这座城市饱受关注的同时,也让“武汉”承受了很多异样的眼光甚至是骂名,然而,这个骂名让“武汉”或是“武汉人”来承担,真的公平吗?
  成龙有一个公益广告是这样说的:“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不过,我认为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准确地说是“没有观念,就没有需求;没有需求,就没有买卖;没有买卖,才没有伤害”,所以简化起来应该是这样子:“没有观念,就没有伤害。 ”
  如果你不觉得用象牙筷是一种高贵,你就不会想要一双象牙筷;如果你不想要一双象牙筷,就没有人会卖象牙筷;如果没有了象牙筷的买卖,就不会有人去猎杀大象。
  同理,武汉这个地方虽然进行着买卖,但其实满足的却是中国人对于“吃”的观念——不管什么东西,都认为“野生的才是好的”。
  野生的东西到底好不好?从营养学的角度上来说,野生的和饲养的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差异。很多人总觉得“野生的慢慢长,长老了,营养更好”,但我们举个可能比较残忍的例子:一个“80岁的老爷爷”和一个“18岁的小伙子”,把这两个人同时拿去喂老虎,你感觉对老虎来说,是 “80岁的老爷爷”比“18岁的小伙子”更有营养吗?
  如果不是,你凭什么说老鸡比嫩鸡更有营养?
  还有的人总是觉得野生的比饲养的更有营养。那么同样假设,一个孩子在富翁家里好吃好喝地长大,另一个孩子则被扔在森林里自生自灭,吃树叶啃树皮地长大。如果把这两个孩子都拿去喂老虎,你感觉对老虎来说,是“吃树叶啃树皮的孩子”更有营养吗?
  如果不是,你凭什么说野鸡比家鸡更有营养?
  “野生=营养”甚至是“野生=滋补”的观念是非常错误的。很多地方的习俗都喜欢给产妇吃 “野生鲫鱼豆腐汤”,说是有营养,能催奶,但其实特别是在当今这个时代,这不仅是错误的,甚至是非常危险的。
  所谓的野生鱼,你根本不知道它赖以为生的环境和食物到底是什么,可能是药厂里偷偷排出来的工业废水,可能是居民区里排出来的生活废水,里面包含着各种化工洗涤液,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毒素,这些水排进河道以后,就成了“野生鲫鱼”的生活环境,这个“野生环境”到底有多好?
  同样的这个环境,却不会发生在养殖场里,因为养殖场里有非常科学的卫生和饲养标准,稍有点污染都不允许,你往谁家的鱼塘里倒一瓶洗洁精进去试试看?看人家会不会找你拼命!
  这时候,你会发现,“野生鲫鱼”一来不会比“养殖鲫鱼”更有营养,二来吃 “野生鲫鱼”事实上还有更大的风险。因为受生活环境和食物链的影响,绝大多数“野生动物”往往携带着更多的寄生虫甚至是未知的病毒,而养殖鱼、养殖的肉类、养殖的禽类……因为受到国家的严格检疫,所以虽然它是吃饲料长大的,但其实更安全更健康。
  很多人觉得“野味”比“家味”要香,要好吃。事实上这完全是在错误的心理暗示之下所产生的幻觉,或者说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皇帝的新衣”式的意识跟风——如果不说野鸡比家鸡好吃,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没品位很没见识?
  真相其实是这样的:野猪一定比家猪难吃,野鸡一定比家鸡难吃,野鸭也一定比家鸭难吃!因为人类从原始时期学会驯养和圈养动物以来,历经几万年,早就已经分辨清楚了哪些东西好吃,哪些东西不好吃——如果野猪真比家猪好吃,那我们现在普遍养的吃的就应该是野猪,而现在的家猪反而就是生活在野外的野猪,刚好调换了一下身份。
  如果历史可以重来,你相不相信现在人们说的依旧是这句话:“野猪比家猪好吃! ”奇妙的是,这个“野猪”其实就是现在的家猪,这个“家猪”其实就是现在的野猪。
  我敢保证,如果全世界只允许一个国家养上一只小母鸡,别的国家别的地方都不能养鸡,那么这只小母鸡将会很快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绝大多数国家都会开着军舰出来想要把这只小母鸡抢到手,或许日本的自卫队也会离开国土插上一脚,就算抢不到小母鸡,捡一根鸡毛回去也好呀,插在“天皇”的帽子上,多气派——世界上唯一的一只家鸡的羽毛耶!
  所以,所谓的“野味滋补,野味好吃”,无非是一种“物以希为贵”的心理在作祟,是对“物以稀为贵”的一种迷信,而这种迷信,在我们中国人的观念里又特别的根深蒂固。
  因为在中国的某些老旧传统里,总是强调一种“集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这类近乎玄幻的、毫无科学根据的理念,可是“天地的灵气”在哪里?怎么“收集”? “日月的精华”是什么?怎么“取得”?用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也无法做到,甚至无从做起,却被一只瘦不拉几的野鸡给轻而易举地“收集”和“取得”了?胡说八道。
  正因为有这类老旧传统神神叨叨、似是而非的理论,所以我们中国人总觉得到山里捉一只野鸡来吃就是吃了“天地的灵气”和“日月的精华”,能滋补了,能养生了,能得道了,能成仙了。问题是,哪怕古时候的神医也不知道什么是病毒,所以没有任何一本古籍告诉我们那些所谓的“天地的灵气”和“日月的精华”到底是什么,我认为它们很可能只是一些病毒、病毒、病毒、病毒!
  所以,不要再指责和歧视武汉了。武汉那个野味市场里所提供和满足的,或许只是我们每个中国人观念中的需。我们应该要做的是尽早认清真相,改变观念,对大自然保持敬畏和距离,让病毒宁静地生活在病毒的世界里,让人类健康地生活在人类的环境里。
  如果不被错误的观念所主导,我们就不会张开那张贪婪的嘴,不张开贪婪的嘴,病毒就不会进入我们的体内;如果我们对于“野味”的观念不改变,病毒一定会很快再次出现——出现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
  上次是非典,首发在广东佛山;这次是肺炎,首发在武汉;下次,可能就出现在“你”或“我”的家乡,而原因可能是我们吃了一只野兔,或是吃了一只麻雀,或是吃了一条野生鲫鱼甚至是一只你以为“绿色无污染”的蚂蚱或蝉蛹。
更多>>  庆云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野味”之祸
  本文所在版面
【第 04 版:专版】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