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捐款
  秦玉河
  村里大喇叭召号说,霍三爷爷病了,住进医院里,急需手术费,希望大伙为他捐款。
  霍三爷爷无儿无女,和老伴相依为命,靠吃低保生活。霍三奶奶又得过脑血栓,半身不遂。要是霍三爷爷有个好歹,霍三奶奶的生存就会成为问题。
  乔七叔听到广播,赶紧咽下一口饭,对乔七婶说:“这款咱得捐啊!”
  乔七婶说:“是啊,该捐。”继而她又有所为难地说:“可咱拿什么捐呢?这个月领的养老保险钱,除了拿药和零碎花销,就还有20元钱。”乔七婶说着,从炕头的褥子底下拿出了两张10元的钱,一边向乔七叔递着,一边语气寒酸地说:“20元钱,能拿出门儿去吗?”
  乔七叔接着钱说:“就是再没有,咱也得表达心意。再说,不是有那钱吗。”乔七叔说着,朝炕那头的褥子底下努了努嘴。
  乔七婶说:“那个钱,你不是说存起来,不花吗?”
  乔七叔说:“存起来是以备急用,这不正派上用场吗?”
  乔七婶就把褥子底下的钱拿了出来——是一个硬纸袋:“给你吧。”
  乔七叔接过,把那20元也装进纸袋里,往桌子里边推了推没喝净的半碗粘粥,便抬脚朝支书家走去。
  乔七婶跟出门追了句:“加小心,你慢点儿啊。”
  乔七叔来到支书家里。捐款的人真多,男的女的,把支书家的两间宽房大屋围得水泄不通。乔七叔体格弱,他不敢往前挤,只好等别人都捐完,走了,他才走到支书面前道:“我也捐款。”
  支书一见是乔七叔,说:“七叔,你这情况,大伙都了解,这款你就不用捐了。”
  乔七叔说:“谁不捐我也得捐啊。”
  支书说:“可你有钱吗?”
  乔七叔说:“有,这些都捐上。”说着,把手里的纸袋放到了桌子上。支书从纸袋里掏出钱,一看,惊异地道:“这么多啊!莫不是你把你的家底都倾出来了?”
  乔七叔说:“我哪有什么家底啊,这里面的钱,我自己的就20元钱,其它的1000多元,不是我的钱。”
  支书不解地问:“你手里的钱,不是你的,是谁的?”
  乔七叔说:“是我那次住院没花了的乡亲们捐给我的钱。”
更多>>  德州晚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捐款
  本文所在版面
【第 14 版:原创】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