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父亲的“老式”取暖
  董善军
  我所住的小区今年冬天早早供上了暖。我在室内享受温暖的同时,却对过去自己在老家的取暖生活充满无限回忆,在心底埋藏着对父亲深深的感恩。那时虽然环境有些差,但父亲的“老式”取暖却给我留下了最温馨的记忆。
  我的老家在农村,早年间,勤劳朴实的老父亲总是未雨绸缪,树叶一落就打起了取暖的算盘。每年冬天,父亲总是把房间弄得暖呼呼、热烘烘。因为他年轻时经常冒着严寒修河,饱尝冻手冻脚的痛苦,皮肤又红又肿,有时觉得疼痛难忍。但手脚一旦暖和过来,便“得便宜卖乖”,竟然离奇般地痒痒起来。从那时起,他就坚定意念,冬天里一定要想法把家里的取暖问题解决好,让家人在寒冷的季节真正享受到温暖。
  住土坯房时,老爸以烧火炕的办法取暖,入冬前,他就把火炕从上到下检查修整一翻,把裂缝用掺麦秸的泥糊了个严严实实。降温时,隔壁的偏房早就存满了柴禾,天一黑,他就抱起一捆,散开后,蹲在炕洞旁小心翼翼地点燃,烧得满屋子烟雾缭绕,虽然当时有些呛,但睡在炕上是一种高姿态的享乐,股股热浪充盈着全身的每一处血管和神经,让我一觉到天亮,竟然在不经意中培养了我赖在炕头上面不愿动弹的惰性。说实话,这种取暖效果很理想,但落下了房间四处被熏黑的后遗症。
  住上砖瓦房后,老爸舍不得烧煤取暖,还是主张烧柴禾,他买了一个貌似矮酒坛子的炉子(俗称“憋拉器”),安上长长的几节铝铁烟囱,这样避免了房子继续遭受烟熏火燎的折磨。他把平时储存的棍棒劈成了小木条,家人将木条蘸了油点燃后放进炉腔,顿时发出呼呼的燃烧声响,好像有人在熟睡中打酣。一会儿的功夫,烟囱会散发出炙热,阵阵热气弥漫着整个房间。秋季收完玉米,老爸坚决反对家人卖掉玉米芯,他说:“这玩意儿贱得很,卖不几个钱,倒不如放进炉子里烧火取暖。”就这样,玉米芯放进炉子里能烧水做饭,还取暖。热水供应及时,用来洗涮和做饭,吃饭时,一家人围在火炉旁,看着冒着热气的馒头和菜,暖意融融,其乐融融。父亲高兴时,总是烫上一壶白酒,边喝边聊,聊过去那挨饿受冻的苦日子,谈到动情处感慨万千,眼圈发红。我在深深感触和同情老人们坎坷历程的同时,又暗自为自己生在红旗下长在蜜罐里感到庆幸和自豪。
  现如今,各种新型的集中供暖方便又环保,但用父亲的“老式”取暖方法过冬的日子,已成为我最为难忘的温馨时刻。
更多>>  德州晚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父亲的“老式”取暖
  本文所在版面
【第 15 版:记忆】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