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母亲的车
  王宁宁
“妈,你回去吧!我自己在这儿等就行了,一会儿车就来了,我都这么大了,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再等会儿,等你上了车我再走,反正家里也没什么活儿。”和往常一样,母亲依然骑着那辆有些掉漆又有些破损生锈的旧电动车送我到镇上,然后我再坐车到百里外的另一个县城上班。每次,我都想让她先走,只有看到她在来往如织的车辆中穿过那条宽宽的马路,驶向回家的方向,我才能放心。可是,每一次她都很固执,非要等我上了车她才肯离开。就这,我一次也没有赢过她。
  从小学到初中我都是一直骑自行车上下学,高中在县城需要坐公交车,然后就开始了让母亲接送我的日子。如今已经十二年有余,母亲接送我的车从新车变成一辆旧车,从电动自行车换成了电动三轮车,到现在的全封闭电动三轮车。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寒来暑往,或早或晚,或明或暗,或风或雨,每一次下车都能看到车子旁边那双期盼的眼神。“妈,你等了很久了吧?”“没有,我也是刚到。”从她那被风吹乱的头发上,从她那冻得有点发紫的嘴唇上,我知道她肯定等了很久……“妈——,天这么冷,风这么大,以后在车里等着就别出来了”“没事,我怕错过你坐的这趟车。”顿时,我鼻子一酸,赶紧用袖子拭去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
  回家的路上,母亲在前面骑车(每次我都说带着她,可是她总说要带着我),我坐在后面,发现她真的老了,动作不灵活,反应也慢了很多,在过马路的时候总是不敢过去,非要等到一辆车都没有了才肯过去。之前我没在意,总是催着她快点过。突然才明白,原来她看到来来往往的车辆,过马路会有些害怕。从此,我再也没有嫌弃她慢。
  坐在车子上,虽然被寒风吹着很冷,虽然车速很慢路又很颠簸,但我心里很暖,觉得在母亲的车子上很安全。我与她分享着工作中的酸甜苦辣,她与我诉说着生活的点点滴滴,我觉得很幸福,想一直让她带着我走下去……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三十而立和即将成家立业的我,永远怀念坐着母亲的车行驶在回家路上的感觉。有时候,我们为了生活各奔东西,却很少想起在家的父母。如果可以,常回家看看;如果可以,多陪伴他们;如果可以,多和他们聊聊天,哪怕什么都不做。祝愿母亲的车永远在路上,能够带着我走向更遥远的远方。
更多>>  德州晚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母亲的车
  本文所在版面
【第 15 版:记忆】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