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荻花开处生乡愁
  邓荣河
  故乡有一方池塘,池塘边长满了荻花。荻花盛开时节,远远望去,白茫茫一片,很是壮观。“荻花风起秋波冷,独拥檀心窥晓镜”,荻花尽管春日萌发,夏日茁壮,但大都在暮秋盛开。北方的霜露来得早,很多花草在风刀霜剑的摧残下,早已溃不成军,唯有荻花愈战愈勇。秋冬之交,尽管荻花的叶身已见枯黄,但一簇簇的荻花却开得热烈而又奔放,简直就是一片白色的海洋。“荻花寒漫漫,鸥鸟暮群群”。爱鸟、护鸟是家乡人的老传统,再加上环境适应,白色的荻花丛中经常能见到一些鸥鸟飞舞。每每接近黄昏,天边晚霞烈烈,池边荻花团团,耳畔鸟鸣啾啾,简直就是一幅多元的立体画卷。每年暮秋,常常会有很多城市人来观赏荻花。小小的荻花不仅令城里人大开眼界,同时也为家乡人增添了不少额外的收入,成为家乡人一个新的创收点。
  记忆中,每年的荻花开放时节,也是乡下父亲和母亲最忙碌的日子。一有空闲,父亲总会推着独轮车来到池塘边,砍掉那些日渐枯黄的荻花运回家,母亲便细细地去掉每根荻花的叶子和花束,只留下直直的茎杆堆放在一边。等那些荻花茎杆积攒得差不多了,母亲便会在父亲的协助下编织席箔。一张张席箔编织成了,母亲就用那席箔晾晒棉花、花生、红枣。每年立冬前后,母亲总会想方设法给我们邮寄些红枣。小女儿说,那枣儿特别甜,和在超市购买的大不一样。我想,这大概与在荻花茎杆制作的席箔上晾晒有关,甜甜的枣儿,无形中也吸纳了荻花的清纯。“萧萧江上荻花秋,做弄许多愁”,在我国古典诗词中,荻花往往与离愁相连。对此,我有切身的感受。记的我刚参加工作那年,在一个暮秋,临出门了,虽然我已成年,但母亲仍像对待孩子般执意要把我送出家门,且一直送到了池塘旁的大路边。在挥手告别的一刹那,我突然发现,母亲的白发不知不觉间竟增添了那么多,根根素白,束束晶莹,与身边的荻花无异。
  突然间,我的脑海里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辛劳了大半辈子的母亲,其实也是一株荻花,一株植根于家乡大地上的普通荻花:倔强一生,到老白头。
更多>>  德州晚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荻花开处生乡愁
  本文所在版面
【第 14 版:原创】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