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心中有个“桃花源”


  韩淑霞
  秋风送爽,窗外一片月季花,泼泼辣辣地盛开着,随风欢笑着舞蹈。它撩拨着我的思绪,引我又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那个地方,是我心中的桃花源呵,它长留在我的心里,永远温暖美丽祥和。因为,那里留下了我的欢笑、泪水、梦想,还有爱。
  刚上班那年,我辗转来到了镇第二中学。这所学校坐落在离镇三四里的一个小村子里。村子不大,有百十户人家。站在大街上,一眼就能从东头望到西头。学校规模也很小:大约有三四百人,学生大都来自附近村子。初到这里,我心里颇感失落:现实与理想差距太大了。我无数次梦想在一个安静的、绿树成荫的大校园里,坐在高大的图书馆里,埋头研究学问。享受着风和阳光,还有坐拥书城的幸福。
  初到这里,我沮丧极了,郁闷极了,只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遗忘在这个偏僻的角落里。幸好,校长非常宽厚,待人很和气。我到这里的第一顿饭是和校长,还有红一块吃的。校长是红的父亲,我们以前见过面,倒也不拘束,竟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很快,我就安顿下来。竟然才发现这个小学校环境很不错。学校北面是果园,东边是田野,西边是菜园,空气特别好。其次,这里的人很朴实。再次,这里的单身职工一人一间办公室,兼做卧室。现在想来,哪个单位能有这么优厚的待遇呢?
  很快,我结识了新朋友。住在我隔壁的坤和芝。坤爽朗热情,我们很谈得来。芝豁达乐观,颇有老大的范儿,她的母亲去世早,父亲身体不好,这种种不幸磨炼了她。在我眼里,她几乎是无所不能的。我们宿舍门前有一片空地,校长号召我们种菜,既美化环境,又能吃上绿色食品。我没做过这种活儿,就让她种了。她不知从哪里弄来了白菜苗儿、茄子苗儿种到地里。浇水施肥喷药, 地里居然结嘿,出了长长的茄子、圆圆的大白菜。芝管理学生很有一套,多么调皮捣蛋的孩子到她手底下也变得服服帖帖,这更令我对她非常佩服。
  此外,我还结识了很多其他同事,她们都性情温和,淳朴善良,对工作兢兢业业,成了我人生路上的良师益友。
  上完课,我们在一起打乒乓球、下棋、看电视。校长球艺极好,课间乒乓球室里便聚满了人,可惜只有一张球台,于是经常双打。偶尔,有没打过瘾的不愿下台,要多打一两个球,也没人计较,只是笑成一片。大家不断切磋,我的球艺也大有长进。后来镇里举行女教工乒乓球赛,我居然得了冠军。
  我有几个同学,也在这个学校里任教,她们的家就在这个村子里。清晨,我们迎着朝阳,和学生们一起跑步;傍晚,就凑在一起谈天说地。春天,我们去果园里看红艳艳的桃花;夏天,一起去街上赶集买菜;秋天,去看园里成串的葡萄;冬天,骑着自行车往返六七十里进县城购物。可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先是她们之中有人陆续调走,后来,我们各自成家了。1999年,两个中学要合并,镇二中成了中心小学,自此,我就永别了她。
  一位哲人说:“有些东西逝去了,是永远回不来的。比如童年、曾经的朋友、旅途中偶遇的知音……”我曾经厌倦过那个地方,觉得是她拴住了我的梦,使我不能自由翱翔。时光的脚步愈走愈远,我才发现,她留给我的记忆是那样清晰和美好:我似乎又看到清晨老校长踩着厚厚的积雪步行四五里地来上班,夜晚他提着大手电在校园巡视;我似乎又听到乒乓球室里传来大家开心的笑,晚上我和红在那儿静静地听周华健的《花心》;我似乎嗅到门前花坛里月季花的芬芳,轻轻地抚着小菜园里长长的绿豆角儿……
  时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弹指一挥间,美好的过往已悄然远逝。那个地方已镌刻在我的心里、梦里。啊,那就是我心中的“桃花源”。
更多>>  德州晚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心中有个“桃花源”
  本文所在版面
【第 14 版:长河副刊】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