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首页 -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找回密码]  
门前的老枣树
  崔忠华
“七月十五正红,八月十五肉红。”每当枣红的季节,我就想起老家门前的那棵老枣树。
  这棵老枣树是我九世祖栽种的。被封为御医的那年,他奉诏修建府宅时,不知从哪里移植了这棵树。至于它的树龄,爷爷说,没有人能够知道。
  这棵老枣树树干中空,爷爷说,它是被日本侵略者气破了肚皮。那个冬天,侵略者把老爷爷绑在老枣树上用火烤,让爷爷说出粮食藏在什么地方。老爷爷连气带吓丢了性命,第二年老枣树就开始“烂肚子”,几年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解放后,老枣树越长越旺,爷爷不得不每年在端午节剁枣树。这天清晨,爷爷拿着一把砍刀,一边砍着枣树,一边念念有词:“砍一刀,结满枣;砍两刀,压弯腰;砍三刀,吃不了;砍四刀……”
  这时枣花已经盛开,一个个黄绿色的小枣花,透出甜丝丝的醉人醇香。邻居家养了一箱蜜蜂,每到摇蜜的时候,总是给我们家送来一碗枣花蜜。她说:“这是你们家老枣树上的花蜜,尝尝吧!”那种沁人心脾的香甜,我至今仍记忆犹新。
  老枣树结满了枣子,枣子不大时我就开始偷吃。爷爷笑着对我说:“枣子太小有毒,小孩吃了头上会长疖子。”长大后我才知道是爷爷吓唬我,不会真的长疖子,爷爷是老枣树的守护神。
  每天早上,爷爷都要把老枣树下打扫得干干净净,把枯枝落叶收集起来,扔到猪圈里,既可以喂猪,又可以积肥。中午,爷爷在老枣树下,躺在摇椅上,一边听着老戏,一边喝着浓茶乘凉。月挂枝头的时候,老枣树下更加热闹了。老人们围着树下的石磨盘喝茶、抽烟、聊天;大闺女、小媳妇一旁纳鞋底,做女工;一帮孩子围着老枣树做游戏,“迷糊”。转
  邻居们都说老枣树结的枣最甜。枣子晒到半干时,将枣子一掰两半,一半拿在手里,另一半扔到院墙外,糖丝仍然相连。
  打枣的时候,爷爷总要留一些枣子在树上,树下放一根长杆,他说是让那些过路的人尝鲜。打下来的红枣,一部分分给左邻右舍,用来哄小孩,或是晒干后小年蒸黏窝头,来年端午节包粽子。
  老枣树落叶的时候,爷爷拿着扫帚跌倒在了树下,那年爷爷八十四岁。令人惊奇的是,数九寒天里,老枣树上仍然还有一颗干瘪的枣子抱红枝头,也许是老枣树在思念爷爷。
  每当我回老家的时候,远远地看见老枣树,就知道到家了。现在是父亲每天照顾着老枣树,等我退休的时候,我会接过父亲手中的扫帚。
  老枣树不只是家,它更是魂……
更多>>  德州晚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门前的老枣树
  本文所在版面
【第 14 版:长河副刊】
Document

免责声明

  德州新闻网是由德州日报社所创建的综合性网站,所刊登的第三方发表的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第三方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

  所有与德州新闻网链接的网站及其内容和版权,由相应的提供者与拥有者负责,德州新闻网对链接网站的内容不承担任何商业法律责任。

  德州新闻网刊登的电子报,均为报纸出版方提供的原版期刊杂志内容。德州新闻网不对报纸做任何内容方面的增减修改,对此等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合法性或真实性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使用了您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并对我们的编辑方式有任何异议,请向我们提供您的身份证明及您对该作品拥有著作权的相关文件,我们会尽快根据法律法规妥善处理。

  对于本站拥有版权的稿件,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其他网站等有关信息服务企业予以转载使用。